客服熱線:3610 4901

香港三大才子鬥智鬥趣

讀本好書
發佈日期:8 Apr,2019
香港三大才子鬥智鬥趣

當年倪匡、亦舒及林燕妮都在《明報》寫稿,總覺稿費低,屢次要求金庸加稿費都不得要領。有次亦舒當面讓查先生加稿費,查先生笑稱:「你都不用錢,加稿費來有什麼用?」之後林燕妮就搶着說:「那麼我要加稿費。」查先生就回:「我給你,你也是會亂用的,所以不用加了。」兩位女英雌氣得在專欄中批評查良鏞剝削她們,稱查良鏞「孤寒、正一孤寒鬼!」編輯收到稿後就向查良鏞報告,查良鏞就回覆:「讓她們罵吧,稿也照樣刊出,但稿費依例不加。」倪匡就更加不用多說,文壇人人皆知他最頑皮,最懂得向老闆爭取稿費,只是無論如何也鬥不過他的大同鄉查先生。

揭開金庸、倪匡、蔡瀾私下鬥趣的鬼馬一面

以下是與沈西城先生的訪談內容:

大家好,我是沈西成,今天介紹這本書名為「香港三大才子」,其實才子者香港不只三人,還有黃霑、陶傑,自吹自擂地說沈西成也算是半個才子。 本書的三大才子指金庸(查良鏞)、倪匡與蔡瀾,很多人都覺得金庸先生很木訥,不喜歡多言,其實以我對他的印象就不是。大家覺得他們木納是因為眾人皆知查先生是浙江海寧人,他的廣東話不是很多人聽得懂,說起來比倪匡還要笨拙,但其實他這個人很聰明,否則也寫不出韋小寶這樣的人物。

金庸是孤寒鬼?

當年倪匡與他的妹妹倪亦舒,還有林姑娘(林燕妮)都在金庸辦的《明報》寫稿,屢屢覺得稿費低,很不服氣,屢次與老闆反應都不得要領,往往都是得到「不加」的回覆!有次亦舒要求查先生加稿費,查先生笑稱:「你都不用錢,加稿費來有什麼用?」之後林燕妮就搶着說:「那麼我要加稿費。」查先生就回:「我給你,你也是會亂用的,所以不用加了。」於是這兩位女英雌就發脾氣,在專欄中批評查良鏞剝削她們,稱查良鏞「孤寒(吝啬)、正一孤寒鬼!」編輯收到稿後就向查良鏞報告,查良鏞就回覆:「讓她們罵吧,稿也照樣刊出,但稿費依例不加。」由此可見金庸是一個聰明的人,而倪匡就更加精明,藉着有次查良鏞請吃飯,就直訴「查良鏞!你快加稿費,你的稿費是全香港最低的。」其實《明報》當時並不是全香港最低,只不過是較成報及東方低。倪匡滿以為金庸不肯加,因為他只笑道:「考慮一下吧!」怎知第二天他的稿費加了百分之五,少得如同沒加,倪匡即說:「只加了5%實在太少了。」,查良鏞答:「倪匡兄,今天我沒有時間與你在電話談,明天寫信回覆你。」倪匡一聽覺得很好。怎知他一寫信就一、二、三、四點詳細地例出《明報》經營困難,他們應該免費寫稿。看了這樣的信,誰也沒法回駁。這就是金庸風趣的一面。 查良鏞亦很喜歡王司馬這人才,說他是全《明報》最英俊的編輯。當王司馬過身時,查良鏞負責所有的葬禮費用,並難過得流下了男兒淚,這就是金庸先生重情感性的一面。

倪匡與金庸是歡喜冤家

倪匡就更加不用多說,文壇人人皆知他最頑皮,最懂得向老闆爭取稿費,只是無論如何也鬥不過他的大同鄉查先生。查良鏞是浙江海寧人,倪匡是浙江鎮海人,他說:「我對老查也沒有辦法,但有時也會有小勝。」我問他怎樣取勝,他就說:「那時查先生在山頂家裏每個星期也會有牌局,出席的有查良鏞、倪匡、董千里、張徹,偶然也會有自認賭王的詹培忠先生,其實他們最高技巧的只有金庸,還有一個過來人蕭施樓。倪匡多數會輸,當他輸時就會發脾氣:「查良鏞你下次不要再叫我來,我輸了千多元,很肉痛。」但金庸就覺得,賭錢時贏了錢就一定要收,否則運氣就不會好,「就這樣吧,這裏有部Nikon相機,無論合不合適也好,你取走吧!」倪匡看這部相機起碼也值三、四千元,隨即拿走,臨走前說:「查良鏞! 下星期的牌局預我一份。」 有次倪匡去金庸家吃飯,他看到一個很美的碗,查良鏞見他喜歡,就說:「你是否喜歡,喜歡就拿走吧! 」倪匡說了聲多謝,當吃完飯回去時卻到處也找不到該碗。「老查,那碗呢?」查良鏞就回答:「我藏起了。」倪匡即想:「怎可以這樣縮骨(吝啬)。」過了一陣子,倪匡又到查良鏞家吃飯,看見了一本很美的明朝線裝書,查良鏞又說:「倪匡你喜歡就拿走吧。」倪匡即說:「多謝,老查我先走了。」查良鏞奇怪:「為什麼這麼快走?」倪匡就道:「我回去放好這本書後再回來吃飯。」這就是倪匡與金庸兩位歡喜冤家的鬥氣趣事,此書也收錄了這些趣事。

狡猾的蔡瀾

說起蔡瀾就更加狡猾了,他常作弄我,有次葉劍英的女兒,即是葉向真小姐當導演拍了一部電影《原野》,要來香港上映,所以要作宣傳。當時葉小姐請蔡瀾吃飯,蔡瀾就臨時帶我作陪客一起去,並說: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,可以免費吃飯。」我想「有那麼好,可以免費吃飯。」 於是就乘他的車,載我到清水灣。一出車門就見到一名美麗女子出來迎接,她就是恬妮,還有丈夫岳華。原來蔡瀾約了去他們家吃火鍋,席上有很多食物,蔡瀾就不停勸我飲酒,又有清酒、又有白蘭地的,把我喝得頭昏腦脹,回程時,就在岳華先生的車子上吐了起來,蔡瀾還說好。 蔡瀾也常引人發笑的,他和倪匡及金庸都有個特色,就是廣東話很難聽得懂,一個潮州音、兩個寧波音。因此當倪匡與蔡瀾去拍電視節目《今夜不設防》時,如果沒有黃霑就慘了,我差點笑暈,又奇怪:「你們做廣東話節目為什麼要打字幕呢?」其實在我聽來,倪匡的廣東話不算難明,可能我是上海人,但一般人就不會懂得他說什麼。這個節目有噱頭,過癮的地方就是他們說不好廣東話,有時製作做得太正經就不好看了,要不太正經才有趣。其實我很遺憾當年出這本《香港三大才子》的書時,我沒有寫到黃霑,應該把他加在這書上,現在事隔十多年,很難再版了,希望有一天我能夠將黃霑先生都寫在書上,他也是很值得記載的,雖然他的「浪奔、浪流(上海灘歌詞)」寫錯了。我跟他說:「霑哥,你錯了。」黃霑回:「怎樣錯?」我就道:「你的《上海灘》寫『浪奔、浪流』,你知不知道黃浦江是內江,無浪的。」黃霑即說:「沒有所謂啦!我當時在洗手間,大解時『咚、咚、咚』聲就像『浪奔、浪流』般」。所以金庸、倪匡、黃霑與蔡瀾這四位都是妙人,很多人知道倪匡與黃霑很鬼馬,以為其餘兩位很木訥,其實他們也很鬼馬,所以此書除了介紹他們的作品外,更多地描寫了他們平時風趣幽默的一面,主要都是趣味性的,「雅俗共賞」。其他系統相同的著作都是循這路走,希望讀者容易讀,讀完才有印象,太深的話,讀者不看就沒有用了,這也是我介紹書的目的。

【以上內容由知書提供】 「知書」是香港首個知識服務手機應用程式。集「讀」、「聽」、「學」於一身,滿足都市人對閱讀的需求,打造全新的閱讀體驗及場景,為讀者提供入耳、入心的知識服務。


iOS 下載: 按此下載
Android 下載:按此下載

作者簡介

沈西城 原名葉關琦,上海人,四歲來港,接受英式教育。七十年代初,遠赴日本,研習日語,遍讀名著,尤崇谷崎潤一郎和永井荷風。回港後,從事文字工作,編過經典電視劇〈京華春夢〉,寫過電影〈龍虎風雲〉等。及耳順,專事掌故文化創作,倡議雅俗共賞,近年結集成書有《本土文化圈滄桑史》,《舊日風景》和《西城紀事》。現為蘋果日報專欄作家丶「武俠世界」出版社社長、電台節目主持人。

最新促銷